竟陵街頭訪(fǎng)“狗患”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年04月26日
來(lái)源:天門(mén)網(wǎng)
打?。?span id="printapp">
字體:

●天門(mén)網(wǎng)全媒體記者 付磊磊
  養狗可以給生活增添許多樂(lè )趣,養狗本無(wú)可厚非,但遛狗不拴繩、狗隨地大小便、狗咬傷人等問(wèn)題也比較突出,既給他人帶來(lái)困擾,又破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損害城市文明形象。
  在天門(mén)網(wǎng)“市委書(shū)記專(zhuān)屬板”上,網(wǎng)友“天門(mén)市民”說(shuō),竟陵街道陽(yáng)渡社區常年有多條流浪狗在附近流竄,每天晚上追咬行人,對附近居民造成嚴重的安全隱患。網(wǎng)友“被吵昏頭的人”說(shuō),曾家河小區有一只白色的流浪狗,晚上叫,有時(shí)追著(zhù)人咬,小孩幾次差點(diǎn)被咬到。
  針對市民反映的問(wèn)題,近日,記者到部分小區和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進(jìn)行了調查采訪(fǎng)。
  小狗亂竄讓居民提心吊膽
  近日,家住天門(mén)新城一期的楊阿姨郁悶不已,不知道從哪里來(lái)了幾條小狗,每天在小區亂竄,根本不怕人,白天神出鬼沒(méi),晚上經(jīng)常叫喚,對她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響。
  “都不敢帶小朋友在小區玩了?!睏畎⒁逃袀€(gè)5歲大的孫子,每天都會(huì )在小區玩上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,她說(shuō):“小朋友看到小狗根本不知道害怕,還經(jīng)常想上去摸,要是被咬到,后果真不敢想象?!彼蛐^保安反映過(guò)此事,但一直難以解決。
  對于業(yè)主反映的問(wèn)題,該小區保安歐陽(yáng)明也頗感無(wú)奈:“這些小狗都不是小區業(yè)主的,有三五條,我們多次驅趕,但收效甚微。小區有多個(gè)進(jìn)出口和消防通道,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小狗們就又竄了進(jìn)來(lái)?!?br data-filtered="filtered"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font-family: 宋體; font-size: 14px; letter-spacing: 0.2px; white-space: normal; background-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"/>  “我們也向城管部門(mén)反映過(guò),城管執法人員也來(lái)過(guò)多次,但捕捉時(shí)不是找不到就是逃掉了?!睔W陽(yáng)明說(shuō),這些狗都應該是有主的,它們毛色鮮亮,精神狀態(tài)良好,不像是流浪狗,我們也打聽(tīng)過(guò)多次,就是不知道其主人是誰(shuí)。
  記者走訪(fǎng)調查發(fā)現,很多小區居民都與新城一期居民一樣有相同的困擾,不拴繩的狗隨處亂跑,讓居民提心吊膽。市民王女士說(shuō),公共場(chǎng)所遛狗本該特別小心,如果再不拴牽引繩,任由狗四處亂跑,隨地大小便就更不應該了。
  在我市,狗傷人事件并不少見(jiàn)。來(lái)自市疾控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開(kāi)春之后,該部門(mén)每天都要接診被寵物咬傷的患者20多個(gè),“這還只是天門(mén)城區的數量,全市可能會(huì )更多?!笔屑部刂行慕】倒芾碇行闹魅伟罪w說(shuō),每年5至10月是寵物傷人的高發(fā)時(shí)期。
  因狗引發(fā)的糾紛屢見(jiàn)不鮮
  當前,我市正在創(chuàng )建全國文明城市,而不文明養狗不僅危及安全,而且對城市文明建設也有較大影響。如何治理不文明養狗,也成為當下社會(huì )面臨的問(wèn)題。
  我市從2020年開(kāi)始加強對不文明養狗的管理,市城管執法局專(zhuān)門(mén)成立了一支執法隊伍,并配備了車(chē)輛和捕捉工具,在城區進(jìn)行巡邏和捕捉流浪狗。
  市城管執法局城南執法支隊支隊長(cháng)劉克兵說(shuō),每月該部門(mén)都會(huì )接到10多起投訴,大多都是小區內流浪狗影響居民正常生活的問(wèn)題?!皩@類(lèi)狗,我們都是以捕捉為主,捕捉后送到流浪狗收養中心,如果狗主人在旁邊,則進(jìn)行勸導”。
  劉克兵坦言,只要遇到群眾投訴,他們都會(huì )第一時(shí)間趕往現場(chǎng)進(jìn)行處置,為了解決小區狗患問(wèn)題,該部門(mén)投入了一定的人力和物力,但無(wú)法杜絕狗患。
  對于因狗傷人產(chǎn)生的事件和糾紛,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一直以來(lái),該部門(mén)都會(huì )接到狗傷人擾民等事件的投訴,由此引發(fā)的糾紛屢見(jiàn)不鮮,而在處理此類(lèi)事件時(shí)一般較難進(jìn)行調查取證,更多的時(shí)候是進(jìn)行教育、勸導、調解。
  家住城南的郭先生曾在夜市消夜時(shí)被狗咬傷過(guò)一次,因找不到主人只能自認倒霉,自行就診。對此,白飛提醒,如果一旦被狗咬傷,要立即用清水或肥皂水沖洗,然后盡快接種狂犬疫苗,如果傷口出血,還要注射狂犬病免疫球蛋白。
  “要么不養,要養就要對其負責”
  在采訪(fǎng)時(shí),記者發(fā)現,越來(lái)越多的人遛狗時(shí)都自覺(jué)拴繩。在陸羽步行街居住的張女士養了一只泰迪犬,在她看來(lái),養狗是排解寂寞的一種方式。張女士說(shuō),自己不喜歡打牌,自從女兒出嫁后,養狗幾乎占據了她生活的大部分時(shí)間。
  每次出門(mén)遛狗,張女士都要對狗進(jìn)行“全副武裝”,除了拴繩,還要給狗戴上嘴套,還有紙巾和方便袋,隨時(shí)清理狗的糞便?!按魃献焯准瓤梢苑乐顾鼇y咬人,也防止它亂吃東西?!彼f(shuō)。
  今年26歲的胡志然在西湖唐街經(jīng)營(yíng)著(zhù)一家寵物店,主要經(jīng)營(yíng)寵物用品、為寵物進(jìn)行美容。他說(shuō),寵物就像人一樣,需要精心照料。對于遛狗不拴繩的問(wèn)題,胡志然態(tài)度很明確:“要么不養,要養就要對其負責?!?br data-filtered="filtered"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font-family: 宋體; font-size: 14px; letter-spacing: 0.2px; white-space: normal; background-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"/>  在我市愛(ài)狗人士中,彭莉小有名氣,她認為,影響城市文明的并非遛狗不拴繩,更多的是流浪狗?!昂芏嗉彝ヒ驗榘徇w或其他問(wèn)題,將狗遺棄,這些流浪狗在各街道小區出沒(méi),極大地影響了市民人身安全和社會(huì )安定?!彼f(shuō)。
  為此,彭莉并沒(méi)少操心。她說(shuō),為了解決流浪狗問(wèn)題,我市建立了一個(gè)流浪狗收養中心。該中心于2020年6月建立,位于黃潭鎮新華村田野中,由一個(gè)豬舍改造而成,目前存有450余條。
  “這些狗大多是城管部門(mén)捕捉后送來(lái)的,也有一部分是市民自己送來(lái)的?!迸砝蛘f(shuō),收養中心自建立以來(lái)已收容了1000多條流浪狗,其間有的被原主人找回,有的被領(lǐng)養?!氨活I(lǐng)養的狗我們都會(huì )進(jìn)行跟蹤管理,定期進(jìn)行回訪(fǎng),了解狗的生存情況?!?br data-filtered="filtered"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font-family: 宋體; font-size: 14px; letter-spacing: 0.2px; white-space: normal; background-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"/>  彭莉坦言,收養中心雖然由政府建設,但管理費用以及狗糧卻是一筆不小的開(kāi)支?!拔覀冇幸粋€(gè)近百人的愛(ài)狗人士團體,會(huì )定期來(lái)做義工,同時(shí)捐助一部分錢(qián)來(lái)保障收養中心的正常運轉?!彼f(shuō)。
  然而,對改變社會(huì )面養狗現狀,彭莉也感到有心無(wú)力,她說(shuō),想要解決不文明養狗甚至棄養的問(wèn)題,還需要全社會(huì )共同努力。除了部門(mén)加大宣傳力度,營(yíng)造文明養狗的氛圍外,還應依法依規對不文明養狗行為進(jìn)行處罰。
  “養狗不應成為社會(huì )負擔,而要為城市文明增光添彩?!庇惺忻窠ㄗh,如果決定養狗,就應該盡到相應的責任,除了遛狗拴繩、戴嘴套外,還要當好一名“鏟屎官”,這樣既娛樂(lè )了自己,又減少了對他人的影響。

掃描二維碼
在您的設備上瀏覽本頁(yè)
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廣告服務(wù)標識說(shuō)明聯(lián)系方式法律聲明建議投訴